会导致青光眼神经节细胞凋亡,提示神经节细胞EphB/ephrinB反向信号的激活

青光眼是目前第二大致盲性眼疾,尤其是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由于特异性症状,往往致患者不可逆的失明。青光眼分为开角型和闭角型。其中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往往没有任何症状,发现时往往已至晚期,视神经已经损伤,且无法恢复。由于该病具有起病隐匿、发病率高、致盲率高的特点,且目前发病原因仍不清楚,治疗手段亦仅限于用降眼压药物或激光、手术降压来控制及延缓病情发展。

他们利用膜片钳电生理、免疫组织化学、Western
blot和眼玻璃体显微注射等技术,在慢性高眼压实验性青光眼大鼠模型上发现,受体酪氨酸激酶EphB1和ephrinB2蛋白表达在视网膜明显增多,EphB1的变化主要发生在Müller细胞,而ephrinB2在Müller细胞和神经节细胞上,且EphB1的升高早于ephrinB2,提示神经节细胞EphB/ephrinB反向信号的激活。玻璃体内注射EphB2-Fc激活EphB/ephrinB反向信号导致正常大鼠视网膜神经节细胞的凋亡,其机制是通过src酪氨酸激酶途径使谷氨酸受体亚单位GluR2磷酸化,进而使神经节细胞膜上含有GluR2亚单位的AMPA受体数量减少,钙通透性增加。而玻璃体内注射src酪氨酸激酶抑制剂PP2可以通过抑制GluR2磷酸化,逆转神经节细胞膜上GluR2的减少,从而减弱由注射EphB2-Fc和高眼压引起的神经节细胞凋亡。这些结果提示,EphB/ephrinB反向信号的激活参与慢性高眼压视网膜神经节细胞的损伤,干预这一信号通路可能成为治疗青光眼神经节细胞凋亡的靶点。

专家表示,该研究将为科学家或以药物等干预、寻求阻断该信号通路的方法,可能会成为今后治疗青光眼神经节细胞凋亡的新靶点。该课题获得科技部“973”基础研究重大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上海市基础研究重点课题等资助。

青光眼是第二大致盲性眼病,是不可逆致盲的主要因素,视网膜神经节细胞损伤是其根本原因。复旦大学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脑科学研究院、神经生物学研究所和医学神经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由美国全职引进的PI王中峰教授、杨雄里院士和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孙兴怀教授通力合作,经过3年多的潜心研究,在青光眼视网膜神经节细胞损伤机制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这一研究结果近日发表在国际神经科学著名期刊《神经科学杂志》(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上。

青光眼治疗或许又将有新靶点。4月21日,记者从复旦大学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获悉,医学神经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王中峰教授、杨雄里院士与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孙兴怀教授通力合作,率领董玲丹博士和博士生高凤,历经3年多潜心研究发现,视网膜细胞膜上有一类被称为酪氨酸激酶的B1、B2蛋白信号通路一旦“被激活”,会导致青光眼神经节细胞凋亡。该成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的国际神经科学著名期刊《神经科学杂志》上。

这一研究成果由董玲丹博士,以及王中峰教授和孙兴怀教授联合培养的眼科学博士生高凤(论文共同第一作者)等共同完成。这是由杨雄里院士领衔的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视网膜研究团队和附属医院眼科基础与临床研究相结合所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研究得到科技部“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基础研究重点课题等资助。

视网膜神经节细胞损伤是致盲的根本原因。王中峰及其团队运用电生理、免疫组织化学、免疫印迹和眼玻璃体显微注射等技术,在慢性高眼压实验性青光眼大鼠模型上发现,作为“受体”的视网膜细胞膜上的B1、B2蛋白的数量有明显增多。这种变化提示,B1、B2蛋白信号通路已经“被激活”,而该信号通路一旦“被激活”就会通过一系列信号传导,最终导致青光眼神经节细胞凋亡。大鼠实验证明,向正常大鼠玻璃体内注射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就可减少受体神经节细胞的凋亡。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