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特发性肺纤维化是一种严重的致命性肺部疾病

7月4日下午,应我校邀请,美国哈佛医学院博士生导师Ivan O.
Rosas副教授在生物东楼报告厅作了一场题为“Aging biology can guide the
design of future IPF
therapies”的学术报告。此次报告会由余国营教授主持,生科院相关教师及研究生一起聆听报告。

65岁的谢老爷近来出现“怪异”的症状:咳嗽不止,走两步楼梯就气喘无力,呼吸伴有奇怪的“啰音”,嘴唇发青,手指头变杵状……家人吓得将老人送去医院就诊,却被告知:老人患上了一种不是癌症却也异常凶险的特殊“肺炎”——特发性肺纤维化。

Ivan O.
Rosas对特发性肺纤维化的分类,诊断以及预后的研究现状进行了介绍,进一步指出SFPTC和MUC5B等的缺乏与IPF有关;阐述了老化和IPF的关系,线粒体自噬和老化在肺纤维化中的作用,发现内质网应激引起的线粒体功能失活会诱导自噬(尤其是mitophagy)的发生,mitophagy是慢性肺纤维化的一种适应性反应。报告最后指出,PINK1等的表达水平与老龄化小鼠的IPF有关,PINK1,Parkin,T3等功能的丧失加剧了肺纤维化的形成。Ivan
O.
Rosas的报告图文并茂,讲解详实,深入浅出,赢得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最后,Ivan
O. Rosas对在场师生们提出的各种问题耐心、细致地进行了解答。

特发性肺纤维化是一种严重的致命性肺部疾病,由于早期症状不明显,等到确诊已是中晚期,死亡率比大多数癌症还要高,近年来在我国三甲医院并不少见。对于IPF患者而言,早诊断、早治疗至关重要,如果患者在疾病初期能得到及时有效的诊治,便能有效延缓疾病进展,改善生活质量。

专家简介:

“不是癌症的癌症”,五年存活率可低于30%

Ivan O. Rosas副教授,就职于Harvard Medical School 和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1991年获得哥伦比亚国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主要从事人体肺纤维化转化的研究,致力于开发早期发现危险人群间质性肺病的策略,识别非侵入性生物标志物,并为患有特发性肺纤维化和其他进行性纤维化肺病的患者开发新疗法。Ivan
O. Rosas副教授还担任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American Journal of Cell and Molecular Biology、American
Journal of Lung Cellular and Molecular Physiology、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Nature Medicine、Thorax等期刊的评审专家,并在PLoS
Medicine、Chest、J Biol Chem、N Engl J Med等刊物发表多篇有影响的论文。

特发性肺纤维化会使肺容积缩小,形成永久性肺纤维化疤痕,导致缺氧并且肺功能不可逆性地持续衰退。由于患者肺部组织呈蜂巢状,被形象地称为“网状肺”或“丝瓜筋肺”。国外有研究表明,近一半患者在确诊后的2-3年内死亡[1]
,5年生存率可低于30%[2],比子宫癌、乳腺癌、结肠癌等大多数癌症的生存率都低,因此又被称为‘不是癌症的癌症’。

(生命科学学院 丁 一)

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分会副会长、中国医科大学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康健教授介绍:全球每年IPF患病率约/10万,呈逐渐增长趋势,估计以每年11%的比例增长[3]。近年来,我国IPF患病发病率也呈现逐步上升的趋势,且死亡率居高不下。此病病因未明,但吸烟、有害粉尘环境暴露、胃食管反流、遗传因素都被认为是患上IPF的高危因素。IPF多发于50岁以上的老年人,且男性多于女性[4]。疾病以隐匿性、进行性的呼吸困难和刺激性干咳为突出症状,伴有杵状指、皮肤发青等体征。

188金宝搏 1

中国医科大学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康健教授

由于绝大多数IPF患者临床表现不典型,无法获得及时诊断,漏诊和延误诊断现象普遍,也容易被误诊为慢阻肺、哮喘和充血性心力衰竭或其他肺部疾病。国外研究显示,IPF
患者从首个症状出现到被明确诊断,通常被延误1至2年[5]。面对大众对IPF疾病认知较低的现状,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委员兼间质病学组副组长、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呼吸科主任李惠萍教授强调,当出现刺激性干咳、活动后气喘、经常感冒、肺部感染、皮肤发青、食欲不佳、体重减轻等症状,患者应及时到专业的间质病治疗中心就医,目前高分辨率CT检查是确诊IPF的必要手段。如确诊,患者尽早接受治疗,可延缓疾病进展。

188金宝搏 2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呼吸科主任李惠萍教授

IPF病情进展不可预测,曾经一度“无药可用”

临床研究发现,IPF的疾病进展具有不可预测性[6],大多数患者在最初几年内病情看似稳定,然而一旦发生急性加重,症状会在数天或数周内迅速加重。急性加重会显着降低患者的存活机会[7],有超过50%的患者在确诊后的2到3年内肺功能快速恶化,在经历一次或几次急性加重后呼吸衰竭或去世[8]。在亚洲,超过40%IPF患者的死亡是由急性加重引起的[9],急性加重成为了患者死亡的首要原因。

突如其来的急性加重致使死亡率上升,但患者和医生却面临着治疗选择有限的无奈境遇,对延缓病情进展“无计可施“,“以往IPF患者主要通过肺部康复运动、氧疗、肺移植及药物治疗等一系列综合治疗手段来延缓疾病进展,然而,长期以来用于治疗IPF的药物选择极少,呼吸科医生只能凭临床经验用药,常见的糖皮质激素、免疫制剂、免疫调节剂等传统药物治疗效果不理想,无法有效控制病情进展。患者急性加重后就像失控掉下悬崖的汽车,无可挽回。“李惠萍教授表示。

创新靶向药开启IPF治疗新“维”度,显着延缓IPF疾病进程

对于IPF的疾病进程,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间质性肺病学组组长、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代华平教授也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IPF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旦发生急性加重就会造成“病来如山倒”的不可逆结局。她认为:“提高抗纤维化治疗药物如尼达尼布等的使用率,可帮助IPF患者减缓肺功能下降从而延缓疾病进程、减少急性加重的风险,是IPF治疗领域的重中之重。同时减少因急性加重而就医及住院的次数,也可减轻家庭和社会的经济负担。

188金宝搏 3

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代华平教授

据悉,尼达尼布是全球首个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创新靶向药物,目前已在中国获批并正式进入临床应用,最近已被纳入浙江省大病医保目录。专家共同呼吁,期待尼达尼布尽快进入全国其它各地医保,为更多患者争取多一些高质量的生存时间。

[1] Nunes H, et al. Eur Resp J 2011;38:100.

[2] Vancheri C, et al. Eur Respir J 2013;41:262-9.

[3] 蔡后荣.
2011年特发性肺纤维化诊断和治疗循证新指南解读.中国呼吸与危重监护杂志,2011,10:313-6.

[4] 2016《特发性肺纤维化诊断和治疗中国专家共识》

[5] Schoenheit G, et al. Chron Respir Dis. 2011;8:225–31

[6] Raghu G et 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2011;183:788-824

[7] Kim D, Respir Res. 2013;14:86

[8] TravisWD, CostabelU, HansellDM, et al.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European Respiratory Society. An official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European Respiratory Society statement: update of the
international multidisciplinary classification of the idiopathic
interstitial pneumonias[J].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13, 188:
733– 748.

[9] Motoki Natsuizaka, et 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14 Oct
1;190:773-9.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