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谓,迷你团队

“领跑”免疫学研究的“迷你团队”

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近日在北京颁发,全国共有10个奖牌获奖团队、28名奖章获奖人和254名奖状获奖人获此殊荣。其中,上海科技工作者表现不俗,共有1个奖牌获奖团队、1位奖章获奖人和20名奖状获得者榜上有名。

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实验室是我国规模最小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在编人员仅30人。但这个“迷你团队”却做出了一系列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免疫学科研成果。

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是此次上海的奖牌获奖团队,25年来,实验室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小教研室发展到国内免疫学的“领头羊”;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褚君浩院士则凭借多年来在科普领域的辛勤耕耘,为上海摘得一枚奖章。

25年来,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曹雪涛带领下,该实验室从成立时一穷二白,到成为我国免疫学发展中不可替代的“领头羊”,引领中国的免疫学术水平由过去的国际排名第19位进入世界前列。

“全国创新争先奖”是今年4月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科协、科技部、国务院国资委共同设立的,每三年评选表彰一次,在“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期间颁奖。它是继“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之后,国家批准设立的又一重要科技奖项,是仅次于国家最高科技奖的一个科技人才大奖。

当《中国科学报》记者问起这个团队的成功秘诀时,曹雪涛坦言:科学家需要有家国情怀。

曹雪涛(左一)与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第二军医大学供图)

图片 1

平均年龄不到35岁,80%拥有博士学位,人人有国家级科研课题,个个有原创性科技成果———作为今年获得“全国创新争先奖”的10个科研团队之一,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谓“群星闪耀”。

从跟跑到领跑

鲜为人知的是,它是我国“最小”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只有30多人,但在每年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评审中,这只“麻雀”总是位列第一梯队。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曹雪涛已经在肿瘤基因治疗等研究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8岁时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医学教授。“能不能让我们的研究也成为国际同仁追踪的目标?”曹雪涛和他的团队都不满足于做“跟跑者”。

把“论文里的新药”做到Ⅲ期临床

一类在当时少人问津的细胞——树突状细胞闯入了曹雪涛的视野。该细胞早在1868年就被发现,但医学界只知其形,不知其用。曹雪涛团队敏锐地意识到,它们在体内数量较少,但具有最强的抗原提呈能力,在免疫反应过程中发挥着中心枢纽的作用。1994年开始,他带领团队大胆地“转移阵地”,集中科研火力寻求突破。

2004年,《自然—免疫学》杂志发表了由实验室主任曹雪涛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的、具有重要免疫调节作用的新型树突状细胞亚群的创新成果。这是该杂志创刊以来第一次刊登由中国科研人员独立完成的研究成果。

通过系统性研究,曹雪涛团队创新性地发现树突状细胞在某些环境下可以不死,这颠覆了传统免疫学观点。2004年,《自然—免疫学》以封面论文形式,发表了该团队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的、具有重要免疫调节作用的新型树突状细胞亚群的创新成果。这是该杂志创刊以来第一次刊登由中国科研人员独立完成的研究成果。

利用这一基础研究成果,该团队建起了生物药物研发中试基地,在国内最早开展树突状细胞瘤苗治疗肿瘤患者的研究。而且这一治疗机理,适用于许多肿瘤症状,由此,他们在细胞治疗转化医学方面走上了一条艰辛、踏实且具有示范意义的道路。

“敢为人先”的精神让曹雪涛和他的团队一路向前:军队院校首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近300篇国际学术杂志的科学论文,入选2011年度国家十大科技进展,45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5次入选中国高等学校十大科技进展,12篇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多位成员获国家优秀青年学者……曹雪涛还多次受邀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撰写综述,并成为《细胞》等杂志的编委,受邀在国际学术会议作大会特邀报告、担任国际免疫学会联盟学术大会主席。

如今,这一原创性成果正从论文走向临床: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十多家医院正进行着国家I类生物制品“抗原致敏的树突状细胞”的Ⅲ期临床试验,这是目前国内唯一进入Ⅲ期临床研究的细胞治疗制品。根据Ⅰ、Ⅱ期临床试验数据,该药物针对大肠癌的单化疗有效率在25%以上
(有效率指让肿瘤细胞缩小50%以上的概率),采用复合治疗方法的有效率可达45%。

回忆起这段从一穷二白到具有国际影响力实验室的历程,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第二军医大学教授于益芝认为:“其中有心血,也有智慧。”

25年来,实验室的履历上记录下一连串踏实的“创新脚印”:在国际顶尖科学杂志上发表近300篇科学论文,获得45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摘得军队院校首个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1次入选中国年度十大科学进展,5次入选中国高校十大科技进展。

从论文走向临床

领头人要做为所有人指引研究方向的“灯塔”

“论文发表了,我们的工作并没有结束。”曹雪涛团队又马不停蹄地走上了一条更艰辛的道路——细胞治疗转化医学。

你可能想不到,这支拥有诸多原创性发现的科研团队,是从几个人、价值10余万元的仪器设备起家的。1995年,31岁的曹雪涛敏锐地把实验室学科方向调整到基础免疫学研究,他心中有两个愿望:一是把实验室建设成国家重点实验室,二是让国际免疫学大会在中国召开。

该团队在国内最早开展树突状细胞瘤苗治疗肿瘤患者的研究,使得这一原创性成果从论文走向临床: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十多家医院正进行着原国家I类生物制品“抗原致敏的树突状细胞”的Ⅲ期临床试验,这是目前国内唯一进入Ⅲ期临床研究的免疫细胞治疗制品。根据Ⅰ、Ⅱ期临床试验数据,该药物针对大肠癌的单化疗有效率在25%以上,采用该生物制品联合化疗的复合治疗方法的有效率可达45%。

那时候,许多人热衷出国留学,国内实验室常常留不住年轻人,而这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主任到研究员,个个都是我国自主培养的。曹雪涛主动当起了实验室里的“灯塔”———他让每一个走进实验室的年轻人了解世界前沿在哪里,教导他们不能满足于跟在别人后面做“追赶者”。

于益芝告诉记者:“十年来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经费,有风险也有困难,但我们坚持一步一个脚印,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实验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次世界一流杂志刊登著名学者论文后,大家就会围坐在一起,各抒己见讨论文章的创新点和不足,提出充分证据进行质疑,最后提出新的设想。实验室成员于益芝教授说,导师对学术方向的正确把握和对新增长点的敏锐洞察,保证着整个团队始终在正确的方向上快速发展。

同时,该研究团队还发现了20余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分子并获得国际学术组织的统一命名。

始终盯着最前沿,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慢慢地,加入这个小团队的研究人员越来越多。在这个30多人的团队中,有12人的研究曾入选“全国百篇博士学位论文”,12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曹雪涛也被
《自然》 杂志评为“杰出导师奖”得主。

科学家需要家国情怀

将“内耗”减到最小,把潜力发挥到极致

上海东北角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上,一幢普通的砖红色小楼并不起眼,曹雪涛团队在这里一干就是20年。

同一个实验室中,难免有“红花”和“绿叶”。万涛副教授带领的免疫药理研究小组实验遇到瓶颈时,去找分子免疫小组求助,同事们鼎力相助,谁也没有“留一手”。

“我们实验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次世界一流杂志刊登着名学者论文后,大家就会围坐在一起,各抒己见讨论文章的创新点和不足。”于益芝说,只有大家眼界高了,才能跟国际最高水平竞争。

蛋白质工程小组的工作,永远无法作为“前三名”作者出现在科研论文署名中,但是该小组的研究人员却说:“团队的目标是摘取科研‘枝头大苹果’,‘扶梯子’的人不可少。”

如今,这个团队已是大咖云集:陈涛涌获得过“青年长江学者”殊荣;刘秋燕、郭振红曾去美国哈佛进修并学成归来;侯晋和课题组成员发现的“肝癌预后判断和治疗的新靶标”课题入选“2011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

年轻的副教授李楠,短短几年就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科研论文4篇,并承担了多项国家重大专项课题。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她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前面的战友总会伸出手,把我拉上来。”

这个实验室是靠什么培养和凝聚人才呢?在曹雪涛看来,要“以思为先,以行为本”。团队里的导师,每一位都是集教育者、管理者、示范者、引导者和组织者于一身。他坦言,科学家需要有家国情怀,要注重用传统文化和光荣历史感召年轻人。

2006年,这个一穷二白的教研室挂牌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2019年,国际免疫学大会也将在中国召开。能够圆梦,曹雪涛认为除了个人努力,更重要的是国家整体科研实力的提升,在免疫医学领域涌现出了一大批创新争先者。“荣誉也是压力。”他深知,唯有把自己的事业深扎在祖国创新的土壤里,才能有动力勇攀新的科研高峰。

5月30日是我国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这天,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科技创新团队获全国创新争先奖牌,成为此次十个获奖团队中唯一的医学研究团队。对此,曹雪涛和他的同事异口同声地说:“这得益于国家整体科研实力的提升。唯有把我们的事业深扎在祖国创新的土壤里,才能有动力勇攀新的科研高峰。”

标签: 科学仪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